少年患病似吸血鬼:长獠牙、无毛孔……

  15岁少年兰海(化名),是这个家族中发病的第二代。2月16日,在母亲的带领下,他前往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就诊,谁将是这个家族的下一个发病者,谁也不知道。

  2001年,儿子兰海在当地医院出生。孩子被抱出来时,连接生的产科护士都吓了一跳,大家议论:“这个娃儿长得好奇怪,一根头发都没得,像个灯泡。”

  兰海出生的第二天,马玉旭发现,孩子不单是长得“丑”,而且身体也很异常,大冬天里不穿衣服,皮肤也滚烫得厉害。幼儿时期的兰海,几乎都在医院度过,隔三差五地高烧住院。

  更让马玉旭着急的是,儿子兰海除了两颗畸形的门牙,再也找不到其它牙齿,两颗门牙越长越长,类似于獠牙。长久以来,兰海就靠一些流食或煮得极软的食物维系身体所需。

  “丑娃娃”3个字,跟了兰海很多年,而令家人痛苦的,还不仅仅是外表上的异于常人。马玉旭记得,兰海4岁时,再度发烧住院,当地医院院长摇头,称孩子病情严重,医院救不了,让把孩子抱回家。

  无奈之下,马玉旭哭着将兰海接回家里并做了最坏的准备,谁知兰海又一次挺了过来。

  随着年龄增长,兰海慢慢学会了照顾自己,也习惯了小朋友们的嘲笑。由于皮肤上汗腺很少,兰海不能排汗,十分怕热,夏天最爱到水里泡着。马玉旭说,由于喜水,有两次,兰海悄悄到小河边泡水,水太深,起不来了,还是当地村民把他救了起来。再后来,聪明的兰海在家里找到一个大水缸,让父亲把水缸搬到院子的阴凉处。每当自己觉得发热的时候,就跳到水缸里泡着。

  遗憾的是,兰海5岁时,父亲患上肝癌。去世前,父亲拉着马玉旭的手说,唯一放心不下的,只有这个“丑”娃儿,“你要答应我,无论如何不能抛弃娃。”

  马玉旭说,自己没啥文化,为了支撑起这个家,为儿子兰海查出病因,她6年前来到主城区打工,现在在观音桥摆夜摊,专门挑小面,运气好时,马玉旭一月能找两千元钱。住宿的地方,是一个做清洁的阿姨让出的一间阁楼。日子过得清苦,但儿子兰海的乖巧懂事,令她觉得宽慰。

  “就象中了邪一样,这个病在我们家族,好几个男娃娃都染上了。”马玉旭说,兰海1岁时,她带着兰海回四川泸州娘家,结果发现,兰海的幺舅,也就是马玉旭父母最小的儿子,也患了同样的病:头发稀疏,开始畏光,其余牙齿全部脱落,只剩下两颗獠牙。

  马玉旭说,她家中8兄妹,3个弟弟,4个妹妹,这一代人中,只有最小的弟弟发病。但到了家庭第二代,出生的男孩中已有4人发病。现在,在老家泸州叙永县,马家怪病一说,已被越传越玄,因为发病的男性个个长相异常,有一对獠牙,畏光,他们被称作“吸血病家族”。

  “我父母是堂兄妹,大家都怀疑这病是不是近亲结婚造成的。”马玉旭说,在父母的上一辈,家中从没有这样的怪病出现。2009年,马玉旭再婚,2013年7月,生下了第二个男孩,病情同哥哥兰海一样。只是,孩子半岁发高烧时未能挺过来,夭折。在这之后,马玉旭再婚的丈夫因扛不住外界关于怪病的传言消失了。

  “这类病并未有明确病因,但现在基本能确认这是一种遗传性疾病。”西南医院口腔科副教授汪昆说,该病的发病率约十万分之一,是一种较为罕见和严重的疾病,患儿表皮萎缩变薄、真皮减薄,汗管和汗腺大都缺失,毛囊和皮脂腺也减少。

  “一般患者,很难活过5岁,兰海能挺过幼儿阶段已经很幸运了。特别是一个家族有好几个人都是这样的情况,更是少之又少。”汪昆说,该病目前无法根治,但对于兰海来说,已没有生命危险,可以继续生活下去。但是由于牙齿的问题,兰海很多食物不能吃,导致营养不良。

  目前,兰海开始准备镶牙,但由于牙槽骨非常薄,不足正常人的1/3,无法为传统的假牙提供固位力和支撑,最好的方法就是种植牙。汪教授说,此前曾有一个贵州的男孩,与兰海患有相同的疾病,当时在重庆众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,加上医院给予的费用减免,孩子成功改变了外形,目前已经从技校毕业,在贵阳一家公司上班,过上正常人的生活。

  目前,兰海一家的最大困难,就是种植牙的费用问题,初步估计在4万多元,包括购买种植牙材料和进行植骨手术以恢复发育不足的颌骨。

  昨日下午,记者与兰海所就读的永川锦圣中学取得联系,班主任张达江表示,尽管长相异于常人,但15岁的兰海个性外向,没有出现此前老师们所担心的自卑等心理。目前就读的是学校的尖子班,平时,会更主动与人交往,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懂事。

  “我们经常小心翼翼地保护他,担心他遇到异样的眼光时会有负担,但这孩子反倒经常安慰我们。”张老师说,在全年级400多学生中,兰海的成绩在100名以内,个性阳光开朗。

  一、前沿:三年三次飞跃 锐龙几近完美 时至今日,仍然对2017年2月22日发生在美国旧金山的那一幕记忆犹新:AMD CEO苏姿丰博士手持一颗零售版的Ryzen锐龙处理器,对来自全世界的几十家科技媒体

  终于有了值得推荐的A卡!RX 5700/5700 XT评测:性价比屠戮中高端